我爱秋天的牵牛花、撰稿人:过程

我爱秋天的牵牛花、撰稿人:过程

励志人生 27分钟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在篱笆旁 在小路边 还有山野和田园的草丛间 一朵朵牵牛花 开得朴素而又鲜艳 紫色的 白色的 深红的 或者色彩相间 那一个个精致的小喇叭 星星点点 辉映着天高云淡 播放着悦耳的 小虫呢喃 在这个季节里 风已萧瑟 大地也显枯黄 只有牵牛花才这样夺目 它尽情地舒展悠长的藤蔓 带着一片片雅致的绿叶 缠绕着 攀爬着 昂扬着 用美丽的绽放 勾勒出无比魅人的自然 我爱牵牛花 我爱秋天的牵牛花

桑红杏黄里的童年、作者:章铜胜

桑红杏黄里的童年、作者:章铜胜

励志人生 17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与童年相关的事物,如母亲的目光,温静明媚、如丝如缕,网住思念,牵着心情。无论是离开还是走近,无论有意亲近还是刻意疏远,那些事与物总在不经意的回望中温情如斯,撞击着内心最柔软的一面,比如我那桑红杏黄里的童年。 外公家的门前有一棵老杏树,我和表弟两个人牵着手才能围拢过来。杏树分杈低,不高大,只高过屋檐,但生得粗壮,很容易爬上去。 外公家场院的东边有三棵高大的桑树,粗直的树干高过屋顶,夏天树荫蓊郁。过路

阳台上的荷塘:投稿:余平

阳台上的荷塘:投稿:余平

名人名言 17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父亲在老家有半亩方塘,养鱼、种荷花,也能增加些收入。进城后,他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,每天早早起床,直奔菜市场,总能买到物美价廉的蔬菜。父亲不适应都市里关门闭户的日子,怀念农家生活。他看到家里的阳台很大,突发奇想,想在阳台上种荷花。我说:“只要您觉得有趣,种什么都行。” 父亲用莲子种荷。刚买来的莲子外壳密实,浸种前必须人工破口。父亲把莲子有凹点的端部磨平,然后用小钳子夹破。看到

在走的时光, :杨建华

在走的时光, :杨建华

散文精选 19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时光在走。转眼,我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兵,成为同事眼中的大姐,年轻人心中的阿姨、大妈。一切仿佛就是弹指一挥间。 2017年岁末,当我把即将出版的系列文集《我们的队伍向太阳》交给我当年在解放军报发表第一篇作品时的责任编辑曾凡华时,他颔首笑道:“雪泥若想留鸿爪,年年日记始新篇。这是你送给自己最好的新年礼物。” 是啊,新年的礼物,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异乎寻常的分量和印记。 小

大姐;投稿人:叶辉

大姐;投稿人:叶辉

爱情诗歌 20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外甥女喜得千金,姊妹四人前去宿州祝贺。席间,热闹非凡,杯盏交错。我们感叹岁月流逝,回忆童年趣事。我喝得晕晕乎乎,便问花甲之年的姐姐,还记得你的外号吗?“大牙板子!”小妹嘴快,脱口而出。 “大牙板子”是姐姐的外号,专利权属谁?我不敢独占,这是我们姊妹几个集体智慧的结晶。 其实,姐姐牙并不大,加上板子,就有夸张的成分。想想燕山雪花大如席,倒觉得我们起得有

国难,来源:月夜※独狼

国难,来源:月夜※独狼

心灵鸡汤 20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元山子村张海召是周围很有势力的人物,他有三个儿子,张海召是一个很开明的人,平时对人和气,爷爷说此人心有乾坤,他家从清水河到元山子较早,村中大多数好田都是他家的,爷爷初来时,租有他家的田地,秋后还租,可能是三七分成吧,税赋由佃户家抽取,爷爷让大爹出去开荒,很大程序就是想摆脱对他家的依赖,后来在村里那些没人去的地方开了一些荒地,我们家的景况才有所改变。张老财平时不管事,只负责对外打交道,他将家中的管事

乡村腊月,写稿人:李笙清

乡村腊月,写稿人:李笙清

名人名言 21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河流在暮霭中日渐消瘦 漂浮在炊烟里的乡村 被棒槌声敲打成一幅素描 往事像水车的牙齿一颗颗脱落殆尽 那根耕耘春天的牛鞭 与蓑笠一起挂在壁上 乡村腊月被草垛丰腴 鸟巢将岁时的乡情储藏 阡陌上的风景 总是一遍遍被茼蒿抒情 干鱼塘,杵糍粑 打豆腐的石磨 一直唱着乡土味的歌 年复一年,腊肉温暖着料峭寒意 腊月是一座乡村的桥 乡情是桥边的树 一年年被季风唤醒 乡村腊月,思念在莴苣上返青 当岁末的钟声敲响 来自

幸福平方网友:唐伟

幸福平方网友:唐伟

名人名言 23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这个秋季,雨下得十分缠绵。刚从酷暑中脱离出来,接着就是连绵不断的秋雨。 可别恼,老人们说雨就是在这个季节尽情地泼洒、释放。如果说春雨有“润物细无声”的可贵,那么秋雨就有“巴山夜雨涨秋池”的细腻。我侧耳细听,那窗外的雨下得很轻,且异常小心。 在乡下,你能感觉到有着城里没有的惬意。这里是一块坪坝,周围都是挺拔的山。这个小镇就睡在这舒适的“摇篮

当时只道是寻常,编辑:杨莹

当时只道是寻常,编辑:杨莹

心灵鸡汤 23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那年高考,我发挥不好,没有过省线,只能上大专。教了三十多年书的父亲反对我读师专,他做主为我选择了职业大学文秘系。 学校没名气,不入流,这让我一度感到很没面子。 三年大专生涯,大多寡淡无味。没有曾经憧憬的如老狼的歌中所唱的美丽校园,没有白发苍颜老教授,没有穿着白裙美若仙子的校花,没有风花雪月的爱情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平淡得不能再平淡,但每次回忆起来,却总想伸出手,去抓住那段如今看来灿如锦缎的光阴。

哥嫂的幸福生活,作者:邢云

哥嫂的幸福生活,作者:邢云

爱情诗歌 24小时前 浏览: 0 评论: 0

朱家三兄弟手足情深,三妯娌情同姐妹,逢年过节欢聚一堂,其乐融融。嫁入朱家,我一直渴望能与哥嫂同住,却因工作原因不能常相伴。 机会来了!哥嫂陪侄女走读,回老家暂住,我终于能与哥嫂对门而居。相同的爱好,相似的性格,让我们每天都笑开了花,目睹哥嫂的情深意浓,我的心中更是感慨、艳羡。 哥嫂当初一见钟情,历经坎坷,终于修成正果。哥颇有文才,睿智幽默;嫂子容貌俊美,开朗活泼。他们经常斗智斗嘴,令人捧腹。 嫂子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