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小时前  伤感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很久以来,我不曾写过浪漫丝语。随着年岁的增长,好似青藤与嫩枝渐渐氧化成了枯藤老树,“心灵鸡汤”渐行渐远,成了远方。而厚重的、远方的、陈旧的东西却愈来引发我的兴趣,成了很亲近的东西。我感觉,自己像极了一个朝圣路上的信徒,点枯灯,翻旧籍,听雨打萍,傍夕西落,以期寻找心灵的慰藉。

有时一次偶遇,一场邂逅,也会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。因为,她的出现让我有了写点美文的冲动。

她自称是一个俗气的老姑娘,而在我眼里,她有着古典东方女子的婉约、优雅、内敛和知性,安静、清瘦、白皙,声线柔和,敏感腼腆,稍有情绪波动,即能“脸边红入桃花嫩,娇不语,易生嗔”,犹如宋代国画中的美人,不说沉鱼落雁,却有闭月羞花的写意,一双明眸,凝聚着一湾泓水,清澈透亮,让她骨感的线条闪烁着某种坚韧而柔美。

这种古典女性的美,有画面的呈现,也有现实的律动,是根植在骨子里的,哪怕环境如何演变,时代如何更迭,她自会花竹满径,暗香盈袖。王昭君远嫁匈奴,送嫁的队伍漫过荒芜的沙漠,没入无垠的草原,飓风疾起,一曲琵琶悠远,“人影儿稀,只见北雁向南飞。又只见,旷野云低,细雨飘丝”,这是古典女性的怀柔之美,孤独的远嫁,悲壮的爱情,改变了一个千疮百孔的战乱年代,换来几十年的休养生息。沁芳桥边、桃花林中,林黛玉肩担花锄、锄上挂囊、手捏花帚,桥下“落红成阵”,成就一首葬花词吟,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”,这种凄美,让任何男人都催生怜爱,她虽是芳华早谢,一曲忧怨,却是千古流芳。这些画面,无不展示着东方美女的柔情、风韵与禅意之美。

于是,寻常的日子,她的存在,却让大伙过成了丹青画卷,有着云雾绕山尖,奇树攀石崖,山涧流曲水的意境。她一步一趋、一频一笑,尤如一枝五彩画笔,描绘青绿山水,点染梅兰竹菊,每天别样生机。于是我说,你是不是一味良药,让我如此年轻态?

本不该这么尴尬的提问的。既然脱口而出,我只好给自己这么一个下不来台的自我解释,尘世纷纷扰扰,终日忙忙碌碌,人近知天命,难得自己还能翻出这一番带有青涩的语言,颇有老树发新枝、和风动淑气的味道,更有为老不尊的坏习气,惭愧!惭愧之余,更多的是疑惑,如此花香,为何不见蝶来,或是蝶来了,花却不开?

由此想到宿命一词,情眛也好,尘事也罢,终有归期。爱情也是,正所谓,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,终有归宿。一般的爱情像一朵温窒的花儿,要想绽放日久,浇水、培土、施肥、修剪必不可少,并且要在室内与阳台之间,不间断地交换,要有雨露,也要有阳光,还有入土的殘肥。而细品这样的女子,没有外在的照应,反能自我不停地修复、净化、喷发,历久弥香,心上植花田,深处自有芬芳。试问,这样的女子,何愁没有爱情?我想,当那一刻来临的时候,只会爱得更珍惜更深沉更牢靠,风急不摧,雨打不飘,日晒不枯。

有一天饭后散步百余米,她告诉我,“其实,我已经不急了,只想换个环境,调个心情,再好好找个实在的人陪伴”。我不知道她走过了什么路,有没有不辜负的时光,有没有难忘的世事经历,好的坏的是不是一一收藏心底。“金缕歌中眉黛皱,多少闲愁,借与伤春瘦”,她眉宇之间,有衰怨的存在,有恍恍然的情绪,却不失淡然、成熟。尔后,分径而行几十步远,回首望她,人流中一袭长裙飘逸,“折纤腰以微步,呈皓腕于轻纱”,我感觉,那是一种曼妙朦胧的美,很是让人沉醉。

不过,我想说,生活说到底,过的就是一种心情。人在世间存在多久,遇到什么情缘,经历什么往事,在时间的空间度里,都是微不足道的。反而是时间的空间,给了我们很多美的、丑的、哭的、笑的、羞愧的、坦然的,还有道不明的五味杂陈,都是一个过程,这种过程始终陪伴我们的,是各种心情。所以,过着怎样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。在与她短暂的共事期间里,我享受这种心情,好比服了一味可以让人忘记烦忧、云开雾散的良药。我想,她是不是可以和我一样,给自己一剂良方,敞开心扉,有一颗不被世俗纷扰的好心情,一直保持着。

临了,突然想起一句话,送给她。“最后嫁的女子,都是嫁给了爱情。”

这句话,我想再合适不过了。祝福她吧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一帆风顺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cxyf888.com/234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