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小时前  励志人生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新年贺卡

文/刘满英

每到节假日,QQ邮箱里的祝福卡堆积如山,点开千篇一律的贺卡,不由让人怀念起“卡来卡去”的年代。美丽的贺卡,传递着心与心的温暖,为生活增添许多浪漫和温情。

记得初三的时候,我收到一个男生的书信。书信里夹着一张贺卡,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“新年快乐”。贺卡正面是风景画,山长水阔,高天流云。书信内容是鼓励我好好学习,争取考上重点中学。那个年代,男生女生相互不说话,信的结尾也没署名,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异性的书信,满脸通红,不知所措,老师也许是看出我的不正常,从我的举动中,猜测我是收到异性的书信,家访时提醒父亲,说我学习好,别因为早恋,耽误了好的前程。

父亲一听我早恋,狠狠的克了我一顿,我满心委屈,贺卡的内容没提一个“爱”与“情”字,何来“早恋”之说?不可否认,在当时,信的内容,我是极喜欢的,给人带来心有灵犀的幸福和欣喜。那年我收到不少新年贺卡,只有这张我最珍惜。时不时地,我会偷偷拿出来看。书信和贺卡上的字写得潇洒大方,幻想着,等我考入重点高中,神秘的写信人,会告诉我,是他,一直默默的关注我,在鼓励着我,暗暗下决心,一定努力学习,考出好成绩。我悄悄把书信与贺卡,夹在一本我喜欢的小说里。青涩如梦的年龄,这是一个少女的心事,是一个秘而不宣的谜,就这样悄悄盛开着,默默芬芳。其中滋味,只有自己懂。

后来,中考失利,我进入普通高中就读,老师很是失望,而我也懊恼,高中三年,曾一度消沉。很多年过去了,这张贺卡在我的记忆里淡漠了。年关将至,在一次整理旧书籍时,一张发黄的贺卡,从旧书里掉了下来,我捡拾起来,那段纯真美好的时光在眼前回放。

对贺卡的深刻记忆,还来自于我的高中语文老师。在我参加工作的第一年,高中语文老师冒着严寒来我工作的单位看我。送我一本笔记本及一张新年贺卡,鼓励我好好学习,不忘写作。笔记本扉页上写着:祝爱徒鹏程万里,前途无量。读高中时,老师就特别关爱我,常常给我开小灶,教我一些写作基本技巧,鼓励我多看多写。可惜那些年,下岗失业,为生计奔波,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写作,总想着,等以后有时间了,写出好文章,为老师争光。直至有一天,我在路上遇上老师的儿子,得知老师去世的消息,我懊恼不已,我是辜负了老师的殷殷厚望呀,摩挲老师留下的发黄的笔记本和贺卡,我眼圈红了,很想告慰在天堂的老师:老师,我没有辜负你的希望,这几年,我已经有不少“豆腐块”见报了。

贺卡,是流年里一只只美丽的飞鸿,翔舞在岁月深处,留给我深深的怀想。

新年朋友圈里发检讨

文/朱凌

新的一年开始了,打开朋友圈,多数人都在展望着来年,希望在新的一年里,事事都顺心,事事都如意。只是同事小珊,却在朋友圈里列数了这一年来,自己的种种恶行,并且以发检讨的方式,来催促自己在新的一年里,一步步改掉自己的毛病。

她列举的恶行有很多,比方说这一年买的新衣太多,花费了太多的钱。还有这一年没有好好地在家打理家务,而是让婆婆代劳。再就是这一年,为了一点小事情就和老公争吵,实属不该。

看着看着我不禁笑了。她检讨得如此彻底,倒让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。于是私下里便问她,她叹了口气说:“我啊,这是被婆婆给逼的,你不知道我家的那个老太太,她在圈子里发了些什么?”

一听倒让我来了兴趣,原来才结婚一年的小珊,就因为家庭琐事和婆婆频频发生战争。战争到了最后,双方都觉得很受伤,可是谁也不想向谁先低头。弄得小珊的老公左右为难,两边都不讨好。

后来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,她的婆婆居然在朋友圈里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,说不该过多地干涉年轻人的生活,凡事应该让年轻人做主。婆婆发的信息,小珊第一时间看到了,看后心里竟满是愧疚。

她说看着婆婆发的信息,让她也在反思自己的过错,俗话说得好,一个巴掌拍不响,如果她不回应,与婆婆之间的争执也不会发生。

最后她对我说,生活当中没有谁对谁错,只不过是个人的观点不一样而已。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,许多矛盾就不会发生。小珊的话,似乎说到了我的心里,纵观我这一年,有多少不该发生的争吵,就是因为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考虑所引发的呢?

小珊的这份检讨,在圈子里引起了共鸣,大家纷纷给她留言或者是点赞,而我呢,则在心里检讨着自己这一年所不该做的一些事情,并且在新的一年里,改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毛病。多检讨自己,多反思自己,这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每个人的新年

文/李声波

匆匆又一载,得失莫忘怀。抚却奔波苦,笑看好运来……,猴年到了,我顺诌了上面微信,发给朋友,也留以自勉,等到这个冬天的几场飞雪中探出头来,满眼就灿烂起猴年的阳光了。

短短又一年的好时光。一年,不足以沧海桑田,却可以变迁很多事物。

现代人生活节奏快得像电子流动,电源一通,正极、负极、电阻、用电器……来去匆匆,不亦乐乎,一年的变数流量,抵得上古时若干年。日子越过越琐细,总是越解越迷惑,用着近于苛刻的青春考核,兑现年迈之后的点滴幸福,人们每日摸爬滚打,日理万机,真正积淀下来的又有多少呢?

可他们总还能体会到,人生的行程毕竟太过漫长,即便用尽所有的激情壮志也不能一口气走完,总还得走一段停一停,找个路口歇歇脚……可是春节,便照旧扮起这样一个角色,一个还算不错的休憩之所、情感驿站,毕竟千百年来,它已停泊过无数颗装满各种滋味的心灵。过年,不论乡村、城市,空气里都漾起一种不可言说又挥不去的奇妙情愫。

人们的生活可能不比从前那样过于留恋美酒佳肴,但吃喝毕竟还是一大项。大快朵颐之间,仿佛在卖力昭示“过年”的永恒意义之一种。印象中,粗茶淡饭似乎可以使人清心寡欲,其实不然,珍馐美食才更容易刺激嗅觉,诱发食欲。

人们的观念变化了,可能不再把过年看得多么隆重,守岁也不再是神圣之举,但祖辈造传的基因不容许他们对年过于轻狂,人们的骨子里,就连小偷也歇手,尽管头几天里还曾大显神通,但在这一夜,他们猫身不动,乡人谑之曰:小偷也过年,而更多的佳愿在年夜得以彰显。积攒了一年的豪情,不能喊,好在有鞭炮,轰轰烈烈炸响心中那份痛快;羞于说,就用庄严的祭礼表达内心那份虔诚。

也可能,古老的年已跟不上现代人疯长的思维和飞快的步伐,正气喘吁吁,尴尬狼狈,看着人们把自己一点点弄得面目全非,变味了。不能否认,那为数不少的人当中,可能有你,可能有我,一个“迫于生计、身不由己”的堂堂借口,就可以教我们在年的衣襟前后奔波穿梭,比往常更忙碌更徒劳地为前程抛砖引玉,为后路铺金设银,把好端端的年煎熬成一团焦灼的欲望之火,却照不见自己日益流向更甚的庸俗和卑微。也许,在我们内心的最深处,还是会渴望借用缝隙间一点幸存的“年味”为自己打点行装,修茸烦恼,整理头绪,沉淀思想,预备在下段行程里走得顺一点,把风雨、得失、苦乐看得从容一些……

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,都强调“新的一年,是关键性的一年……”其实无论高官小民,每个人的新年都弥足珍贵,充满希望和未知,哪一年不是他们生命之链上无可替代的一环呢?

俗说早就说:年好过,日子不好。于是就有希冀和憧憬翩翩而至,那是年轻人开之不败的花;就有回忆和怀念悠悠而来,那是老年人嚼之不尽的果;我想这就是生命孕育的花和果。

接新年

文/许培良

新年是什么,古往今来,有无数先哲给出了千万种答案。我认为,新年,寄予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寻;新年,是一种基于乡愁情结的心灵宗教。

新年,是儿女们归家团聚的好日子。

进入腊月不久,在威海就读的儿子,满怀喜悦地归来。不经意间,儿子就长大了,个子窜至1米8,再也不是我拉扯着他蹒跚学步的时候,做父亲的只能是满怀欣慰。儿子学业也有很大进步,什么高数、什么机械制图,儿子都能如数家常地娓娓道来。更令我们惊喜的是,儿子竟然获得了“国家励志奖学金”,我想,这当是值得庆贺的一件大事。

小年临近,在外地教书的女儿也回来了,带着一个大大的行李包,里面装满了种类繁多的小礼品,说是孝敬奶奶和爸妈的。我们劝女儿说,刚参加工作,挣钱又少,生活中用钱的地方还很多,不要太破费,能有孝心就很好。常言道,“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”,女儿一放下行李包,没顾得上休息,就帮我们做这做那。夜晚到来,还给奶奶和妈妈捶捶背捏捏脚,嗨,有女儿就是好!

新年,是全家人品享美味佳肴的好时光。

小时候,农村经济条件差,过年能吃上几口白面,就是莫大的奢侈与享受。记得,1976年春节,我因为想吃两顿白馒头,差点遭遇母亲的“笤帚疙瘩”(那个年代,吓唬人的一种简易用具),那时候就是穷呀!现在日子好了,衣食无忧,食用更是讲究绿色与品位,鱼肉虾蟹已不再是梦寐以求的桌上餐。妻子是一位理家的能手,小年过后,各种易储存的蔬菜瓜果就装满了冰箱;香肠烤鸡、鸭蛋鸡蛋、鲅鱼梭鱼等等,应有尽有。

蒸馒头是过年的一大盛景,和面揉面搓面,工序不少,要费很大气力。现在,附近集市上出现了馒头店,做工精致,花样繁多,乡村已很少有人自己去做。挑选购置来10余个大馒头,码放在供桌上,尽显生活的如意吉祥。

新年,是家园修饰装扮的好时机。

过年了,忙碌一年的人们闲了下来,葆有一颗好心情去迎接新一年的到来。所以,对于自己的居室住所,要好好整理装束一番。我家的庭院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,4年前的大魄力翻新装修,堪与县城的某些楼房相比。庭院里,摆放着各种花卉,譬如迎春花、荷花、菊花、椰子竹、仙人掌、发财树、君子兰、竹节梅等,正在氤氲着春的气息。

书房是我的精神绿洲。过年了,书房也要有一番新气象。抹抹附着在书脊上的微尘,调调台灯的亮度,往书桌上摆放几盆鲜花,整个书房就是一个圣洁的殿堂!

新年将至,激情徜徉,年年岁岁,憧憬向往!

新年,盘点心情

文/关怀

夕阳最后一抹阳光挂在天边,看她红红的唇,透着欠意,把没说完的话咽在旧年里。五光十色的节日灯火,喧泄一年里的灿烂。天边那片彩虹,抖动衣角,把挥之不去的留恋,隐隐藏在厚厚积雪下面,握住我的手,人生有多少迟来的道白。

在新旧交替时候,总想用文字给自己留点什么,或者在旧年里,或者在新年中。没有什么可拒绝的,只有心思,还留在旧年时光里的一丝丝感觉;只有希望,还对未来报有一线浪漫的憧憬。

圣诞烛光溅落的火星,瞬间闪烁的萌动,谁在无声地喧泄心里的秘密?

一年里,在这个人类主宰和居住的地球上,曾发生了很多事情。以和平、人道、环境、资源为借口的战争此起彼伏,折磨多少人的视线;代表不同国色的货币、股票在不同肤色的人群间此长彼跌,调掉人的胃口和贪欲的灵魂。这一切又和某一个个体有什么关系呢?

天很冷,麻木的神经僵硬了一丝欲念。从旧年繁杂的海湾里靠上岸边,看看身前身后还是这个世界,有一种一生都被愚弄的无奈。

盘点一年里究竟做了多少事情,萦萦潜留在唇边蠕动着想要说的话,心里却在制约着最真实的感受。

想一想秋天里那片落叶,重重地砸在心上,好像天边这片彩虹,那是从我心里溅起的火花,她燃烧了我的情绪,给我找回遗漏在童年里的梦。

人生其实没有多少收获,什么叫成功和失败?走过来走过去,无非是要见证这个过程。富裕和贫穷是相等的,谁在谁的感觉里能长久何时?

累了一年了,忙于繁杂的琐事,时而写一点心灵里的感受。如果非要叫作诗的话,那就是自我发泄的心里呐喊和宣泄。在我找不到感情出口的时候,盘居在一统心灵深处的自留地里,寻找浪漫的天真和憧憬中的遐想。

其实,生命就是一种感受,一种小心翼翼的攀登和跋涉,一种酣畅淋漓的体验过程。这些,都可以在写作里,在那些灵性的文字里面获取。一旦你热爱上了写作,你就处在了一种平静的漩涡中,会觉得自己离这个世界很近,因为你摸到了生命核心意义上的东西。有时,写作也会让你觉得离世界很远,当你超脱地站在一定高度的时候,你才会看到纷繁世界背后的真相。确切地说,写作是我的又一双眼睛,它让我把万物否定,重新看清、解读,重新来排列、组合;它引领我走向事物的深处,让我打开未知的又发现已知的不同;它让我发现自己不仅在此处,也在人群,在任意的别处,陌生地生长在万物之中。

人在世间走,通过不同的方式发现自我。我出生在大饥饿刚刚结束的艰难岁月里,在东北偏僻的小城,我常说自己生不逢时,远远掉在别人的后面,错过很多机会,也迎来很多机会。平时忙于工作,也很少有大块时间来写作,好多诗作都是在旅途中写的。旅途中,透过火车窗或飞机窗向外眺望,树木飞逝而过,白云飘浮在身下,山脉像兽脊一样涌动,城镇扑面而来,又次第退去,乃至消失。这时,你会想到许多美好的东西,其中包括诗歌。如果在旅途上写一首诗,就是对所见、所闻、所想的雕刻、命名和纪念。如果没有这些诗,那么这个旅行,这个落日黄昏,这个黎明,这个灿烂的朝霞都会消逝,而人也会衰老。有了这些诗,列车就有可能停下,停在美好的风景和柔和的时刻,停在海湾、山巅和草原上。它至少缓慢停下来,停在人生未知的驿站,甚至成为可逆的行程。当我解除了旅途,静下心来再读这些诗作的时候,会有另一番体会、另一种感觉,像翻阅自己另一场人生,感觉我的人生与别人不同。我的人生是双面性的,我比别人多了一个层面、多了一条生命、多了一场机遇、多了一页画面,多了一个生活场景,面对这些,也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。我很满足,也很自慰。

立春了,外面依然很冷,把瑟缩在旧年里的身躯和思绪,慢慢松开,似一条冬眠的蛇,脱去落在夕日里的遗憾,不动声色地慢慢爬进新年里。

天还没有亮,但我知道,这是又一片天地里的黎明,虽然还没有感觉到新鲜的空气,也没有界线分明的选择。想年前的某一天下午,坐在办公室里,泡一杯铁观音,慢慢品尝一年里的滋味。有滋有味吗 ? 我在细品。

打开手机或电脑,看自己的微信和博客,不认识的粉丝和热心肠的博友,给我留下这么多的喜悦和麻烦,我要一个一个去回复、谢意和问候,这也是我的情愿和礼貌,乐此不疲。生活中少有了麻将和酒场上的应酬,在逃避中找到这样一个安静的落脚点,把沉浸在心里多年的灵感捞出来,晒一晒自己的心事,感觉还好,老刀未老,像个孩子似的固执地追求一切,好奇心,新鲜感,还有萌动的心灵,呼吸不在一个年龄段里的空气,不着边际地梳理涂鸦自己的梦。在这样一种陶醉中过活,也美滋滋的。

我确实觉得很美,人生已过半,像一场梦,回过头来,还美滋滋地享受遗漏的过程,感觉自己还是幸运的过客,虽然都是梦,却也能给梦解渴。我时常在梦里独自喝酒,和那个不是我的我在梦里对饮。喝着喝着,我和我经常争执起来不分胜负。谁是谁的错呀?我看透了你,也看透了我,我们携手走进来,还要携手走出去,别去找说理的地方,别跟命运叫真,你来的时候和我来的时候不都是一样的吗?至于与命运结伴的那些支离破碎的事,权当是酒里的滋味,虽辣虽苦,全都喝进去不就完了吗?最好是你把我灌醉,我也把你灌醉,我们醉在酒里,别醉在生活里。酒里只有一个滋味,生活里说不清的滋味太多太多了。

哪有水深,哪有火热,暗藏的心机,欲望的狂想,这世间有多少不可说,不可说。漫漫人生,不管走过多少路,扭曲多少心事,总会有一条绳子一直固执地牢牢栓住我。这也许就是我性格的裸露和制约。这世界的多样性,一直弄得我眼花缭乱。疯狂的世界,迷乱的世界。你不疯,我就疯,你疯,我就没法再疯,否则,就没有疯子之说。我期待,期待某个时候,当思想泛滥的瞬间,面对铺天盖地的大雪,凝视天空中那只没有落脚的雄鹰,也许我会为它想一想以后的命运。

看到脚下雪的洁白,水本无色,它经过天空的凝缩,洗净日晒、尘埃和流沙的污染,洁白成无声无息的感叹,静卧在大地上,它没有话可说,只有我对它的淡净、凝视和对自己的感叹。

面对雪白的天罗地网,凝视着没有痕迹的新旧天空,谁能象这雪的命运?谁经过升腾、凝聚和飘落的一次洗礼?这场淡定的过程影响我浮躁的心情。

太阳下,雪光刺眼,城市在烦燥中安静下来。昨天命运里的遗漏,也许会在今天雪花中复活。

心情,干净得让人想起天堂。诗歌的意境与象征,像缠绵的歌声,把我的灵魂和意志团团围住。在没有月光的夜晚,我把心从雪的反光中收回来,搅动思绪湖水,清水漫动的涟漪,像我手掌上的纹线,生命与情感在交织中紊乱心事。

想起老家村庄上飘散的炊烟,清晨的鸡鸣,小河里的蛙声,青草上的露珠……

回忆中的故事清晰地向我围拢过来,走进我的诗里,变成我的血液和心跳。身影、乡音、萌动在灵感里飞出各式各样的姿态,我凝视到停歇在记忆上空的自己。

夜色的流动,忍住一阵阵抽搐像,一滴酒侵入骨髓触及心底微微颤抖。

疏朗的星光下,心灵婉约呼唤。夜,渐渐舒展它的温柔,述说酣甜的梦,幻想月色中,两只蝴蝶悄然的幽会,像个孩子似的,固执地读着闪现身旁的冥想。那些旷世离愁,那些幽蜜和甜美。如今,满院蝴蝶,是不是梦中的断桥?

向往光明,崇尚理想,悄然美梦。哪怕孤寂地活着,像一棵草,无悔的沉默,即使燃烧,也能满怀意义地抵达春天。

藏好自己的慈悲及淡静,在阳光辐射的隔壁悠闲的小楼里,躲在自己的心情里面,自成一统,不管春夏,也不管秋冬,只要自己淡定的心情独自消受。

曾回望,隐匿于庭院深处的初绽桃红,记忆的路上,四季张扬风景,我也被一厢情愿地模糊了棱角。

梦若雪婷,玫瑰悄崇,彩虹蝶情,镜花水月人生,没有跟上沉鱼落雁嬗变,也能看到勃发春色,花朵眨眼的萌动。

一缕缕香气像过滤的炊烟,新年渐渐舒展它的温柔婉约。疏朗的清晨,心灵呼唤,一个纯美的诱惑情节又开始演绎。

虽春依冷,寒风刺骨,河水等待解冻,睡去的记忆尚待一声春的呼喊,一直冬眠在记忆里的故事,在等候。

一缕风,一束光,从天空尽头悄然降临,让我的梦慢慢悬浮,慢慢飘落,落脚在冬天隐去的对岸,等新年钟声响彻田野,敲开封冻的冰面,我会在心里轻轻喊自己的名字——醒一醒吧!起来过年……

新年心语

文/小冉zi

新年伊始,春节来临,双喜临门。新年是和朋友同学同事过的好时机,春节是和家人亲戚过的无限美好时光,古代人民群众这样一举两得的安排真的是不要不要得了。

今天除夕,你们想好和谁说一声简单的春节快乐吗?不是转发,不是粘贴复制,而是因人而异。今天除夕,想好了给谁发红包了吗?今天除夕,是否想好了怎样度过这样一天呢?才会更有意义,说起意义,好多都是人自己臆想出来的美好期待和美好心情,有了好心情才有了好世界,有了好心情才有了无职业式的笑脸。新年心语新年心语新年心语

在满心欢喜迎接新年时,也不能忘了郑重和旧年道个别。无论20015年过得怎样,那都是过去式,过去只能无限的怀恋和回忆,但更重要的是把握当下,真正的迎接新的一年。

跟过去告别,告别遗憾,告别需要一定的形式,才显得更有质感。

告别需要形式是因为更好的集总结,话未来。

在2015年,生活过的生龙活虎。这不是我得了多少奖,也不是我考了好多分,也不是我找到男朋友。而是在这一年,学会了最最重要的事——淡定。心平气和的看事处事,就算明天要参加比赛,今天晚上熬夜加班背稿子,最后也得了最差的成绩,也还能掉两滴眼泪,然后在同学的推导下,开心的吃了宵夜;淡定的看待自己,如果别人优秀,就在旁边鼓掌支持,其实这需要勇气的,特别是身边的朋友突然优秀起来,很快的真心祝福而不讲闲话,真的很难做到,在自己得意时给别人鼓掌很容易,但在平淡的生活中别人异军突起,还要鼓掌不一定很容易。淡定的看待自己的所得;淡定的看待自己无能为力,有心无力,甚至是有点扶不起阿斗的气愤,这阿斗不是路人,正是自己;淡定的看待自己追求不到的东西;淡定的看待别人的优秀,淡定是不逞强,不浮夸,不买不必要的面子,忠于事实,忠于自己,忠于现实,忠于心。这需要时间的锻炼和积淀,也需要自我的成长,很多道理即使是幡然醒悟,也需要量的储备。

我现在领悟到的也只是凤毛麟角,人生的路还很长,可是脚底下的路却需要一步步的走。走的每一步,我的眼光就局限于那一步,很多东西都不能释然,这就像事后才想起一件事,说过了才想到有更好的语言来形容,可是以后在来看这些,甚至有可能,以后再来看现在做的事就是自打脸;甚至有可能,以后再来看自己,简直是少年不懂事,“意气风发”年纪里的豪言壮语,只能硬塞的铁铮铮似的说给自己听;甚至有可能,以后再来看我现在写的文章,简直不堪入眼,神马鬼;甚至有可能,以后再来看现在的自己,简直是幼稚。这些“甚至有可能”是往好处想,如果往混得差处来讲,甚至有可能, 我领悟的东西还没有现在多,用进废退,不晓得在哪点干巴巴盯着一分钱的打工,每天眼里心里全是老公和孩子;甚至有可能,写着就荒废了,再来看现在写的,简直是我的青春,简直佩服现在的志气;甚至有可能,我变得小肚鸡肠,斤斤计较,荒废锻炼,胖成一头猪,衣服颜色还乱搭配,连买地摊货都要再三斟酌的价格和讲不完的菜价。

写着写着就偏题了,还是滚回话题,说正题。

2016年,我希望我能继续深入学习淡然,面对这一年沉重的挑战,不管结果如何,都不留遗憾,不后悔;2016年,我希望我的室友和好朋友能够取得佳绩,珍惜彼此在一起的时光,干嘛嘛香!2016年,我希望最佳损友那三大叉能够按自己打算和计划进行,并祝我们的友谊节节攀高,纯真而又务实。2016年,我希望洪能够找到对她好合适的男朋友。2016年,爸妈身体健康,有活计干,有力使,可爱的亲戚们能够想清楚,开心快乐,挣钱的别忘了照顾好自己,适当的娱乐,读书的希望和同学关系和睦,成绩提升。2016年,我希望额外认识的人,能够如意的实现短期或是长期的目标,开心快乐。

虽然愿望有很多,但并不是我一己之力去实现,而是每个愿望都有自己的主人,我相信这些主人不会让自己过得很差,所以我对这些愿望还是有信心的。

新年愿望

文/蝶恋花.杏花雨

新年是季节的萌芽,岁月的希望,生活的航向。憧憬和梦想在此刻汇集,愿望和期待在此刻启航。

当青春被岁月摧残得渐渐模糊的时候,当容颜被年轮辗轧得沧桑衰败的时候,知道了人生的无奈和生命的凄凉,于是倍加珍惜时光,更加珍爱生命。青春留给了我太多的遗憾和梦幻,承载太多的愿望和期盼。

愿望,是一种全新的希望。期盼,是内心深处的呼唤。

岁末还没来得及盘点什么,年初还没来得及许下期盼,新年的气息早扑面而来,春天的讯息却突然降临。

小时候最快乐的事就是过年,用积攒的“毛毛钱”买几支爆竹在门前燃放,看着一个个像星星的火把划过山间,愿望就会如爆竹璀璨,似火把明亮。儿时的我根本不懂得,只是知道这眼前的爆竹、山间的火把承载梦想、放飞希望,于是随机许下愿望,渴望穿上崭新的衣服、吃上好吃的食物、用上渴盼的东西,长大当上军人、成为作家……现在想想,儿时的那些愿望其实是一盏明灯,似个个火把,点亮我成长的道路,照亮我人生的方向。

许多年后,常会为当初那些愿望感动叹息,泪湿衣襟,情怀波动。从军入伍、参加工作、成家立业后,渐渐发现自己其实一直与儿时的愿望不离不弃,终圆保家卫国、一身戎装的“军旅梦”,文学创作、修志编鉴的“作家梦”。每个愿望的实现犹如攀上一个山峰,每个许愿的期盼犹如冲刺另个山峦。

愿望是对生活的寄托、与心灵的约定,期盼是对美好的向往、与春季的约会。

轻轻敲醒春的睡梦,慢慢开启理想之航,让美丽的愿望披上新装,让人生的航船乘风破浪。

新年愿望

文/崔文

2018年的钟声响起的时候,我还在村里忙扶贫。这些天来,心中纵有许多美好的愿望,都汇聚在了脱贫攻坚这条主线上。说实话,有些烦心事在心里还一直牵绊着。

去年4月份,我和同事带着铺盖驱车85公里一起来到山阳县板岩镇安门口村,投入到前所未有的全国性的扶贫攻坚战中去。我们驻村队员怀着感恩的心,数月来挨家挨户地工作,多少个日日夜夜,脚印遍及村上沟沟岔岔,为了全村165户贫困群众谋个致富的好门路出点子、想办法,我们安下心沉下来,采取“走出去、带回来”的方式,为村上群众办些力所能及的好事实事,力争在既定时间内拔掉穷根,实现脱贫。

坐落在203省道旁的安门口村,是一个神奇而富有灵性的村子。自东向西的马滩河硬是活生生将村庄隔了个两半子,当地群众房子多依山而建,有的人家图方便,干脆将房子建在路边,这样就形成了一种现象:留守在家的老人忙做家务,贪玩的孩子往往趁大人不注意越过篱笆栅栏到路上,生命安全就成了大问题,给我们帮扶工作造成了极大不便。为此,我们驻村队员每周都要抽出一定时间沿路千嘱咐万叮咛,给他们出主意,看能不能将栅栏门弄到侧面,用斜面距离替代原来的直线距离,这样的好处就是孩子玩耍出栅栏好歹有个缓冲,避免一不留神酿成车祸的可能,他们大多觉得在理,都照样做了。

任老汉的家在离村委会对面桥头不远的省道边。七十多岁的他和老伴的身体虽算不上硬朗,但家里力所能及的家务活还是安排的停停当当,让我们感到焦虑的是,任老汉前几年患上脑梗,有时走路脚不听使唤,极有可能摔跤。后来在我们的劝说下到县医院打了几天针,回来刚有点起色就停了药。倒不是说他没钱治病,而是任老汉一向节俭细发,问他咋不连续买药吃,他笑笑说好了就行了,孩子们在外面挣钱也不容易,我老两口帮忙带孙子,如果钱都看病了,孙子花钱接不上茬咋办?和我攀谈起来,显得很健谈,说儿女们都在外打工,孙子大了也撵不上了,在院子乱跑也跟着操心。因为这我给他想了很多辙,比如把孩子送到十里外的闫湾(当地一地名)让亲家照看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前两天,我去给任老汉送股金证,他却躺在了床上。老伴说,前一向下雪,在院子扫雪他不慎栽了个背仰子,造成骨盆粉碎性骨折,从医院回来只能瘫在床上了。后来才听说,好心的邻居帮忙把任老汉送到了县医院,两天后儿子儿媳赶回来伺候老人到出院,临走时把不满三岁的孩子送到闫湾岳母家。说再忙个把月,等结完剩余的工钱回来好过年。寒冬腊月天,老两口家里冷得像地窖,相依为命将就混个肚饱,即使家里再苦焦,也不肯打扰村上。可老伴是个刚强人,把门前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见人总是笑笑的,从表情上浑然看不出一点点家里的熬煎和难场。

寒冬日益逼近,可暖阳照的人心里还是暖暖的。新的一年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盼着任老汉能从这场疾病中全身而退,忘掉一切烦心事,恢复到往日积极乐观的状态上来。只要我们稳抓稳打不泄气,就一定能打赢这场硬仗,让幸福的祥云洒满安门口村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一帆风顺读书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cxyf888.com/2326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